第五十章 密谈(1 / 2)

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,欧阳灏终于想通。既然,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定局,那么自己再挣扎也是徒劳无获。从欧阳宇昨天晚上所做的举动当中看来,不过是想在自己与霍黛绫之间挑起战火。原本,霍启刚的事情就是他一手惹出来的。而霍黛绫一直都是他想要得到的筹码。他不甘心,就这样输给了自己。同时输掉的还有霍启刚手中的兵权,导致他称帝的胜算少去了一半。



从来,欧阳宇都是有仇必报的人。让他一直这样忍受着,实在是为难他了。



欧阳灏下轿,走进一个暗巷之中。而暗巷的岸边停靠着一艘华贵的画舫,从画舫的造型与装潢上看来。主人非富即贵,他掀开下摆亦步亦趋的向着画舫里面走去。



“康豫王爷到了,本少爷有失远迎。切勿怪罪。”桌边坐着一位红衣男子,艳红的衣衫让人的双眼刺目不堪。欧阳灏有些不悦,平生第一次竟然还有人敢不给他台阶下的。



桌边的男子起身,带着微微的醉意踱步走向欧阳灏。“王爷果然是爽快之人,独自一人应约前来,唐某佩服,佩服。”男子开门见山的说着,双眼却始终紧盯着欧阳灏。



外界传闻,欧阳灏冷情冷性。今日一见,果然非比寻常。单从自己对他不规不矩的言语与行动当中就能看的,他竟然还未动怒。不知道该说他的养性太好,还是伪装的太过深藏不露。



“我倒以为唐家三少有多大的能耐,原来也不过如此。”欧阳灏第一次与人玩起了太极,既然唐家三少有意刁难自己。那么,无须对他过分的表明来意。没有诚心,如何能够换取自己的诚意。



欧阳灏独自上前坐到了桌边,替自己倒上一杯久。修长的手指,在杯沿边来回划着圈圈。“三少,约本王前来。想必,这般劳师动众的,不是来请本王喝酒聊天这么简单吧?!”



“快人快语,不错。有个人相见你,所以唐钰我就自作主张约王爷前来。”唐钰的话音刚落下,屏风后走出一位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