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 地煞尸(1 / 2)

厨尸 老王家的花盆 5307 字 9天前

我的嘴有些瓢,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照片上的那个男人。

整张照片上几乎站满了人,粗略算去,起码不下百十号。

孙狗子就站在人群最后一排的右侧角落。

皮肤有些黝黑,一脸的横肉,表情呆滞且漠然。

这么一个人,放在这张大合影里,几乎没有丝毫存在感。

可是,饶是这样,当我看清了孙狗子的全貌后,头皮还是忍不住阵阵发麻。

因为,这个人……我认识……

非但认识,还挺熟……

正是陈秃子!!

“这怎么可能?”

一把扯过照片,我瞪着一双牛眼,目不转睛的盯着照片上的孙狗子看。

与陈秃子相比,虽然孙狗子的肤色要黑上不少。

可无论是轮廓还是长相,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“陈秃子不是已经……”

“谢了村长,这件事必须调查清楚,给我朋友一个公道。”

“所以,我们估计还得打扰一段时间。”

先是给了我一个眼神,付振宇这才朝着村长说了句。

“可以可以,这件事本来就是俺们的错。”

村长连连点头,还不忘朝着一旁的儿子关洪宝喊道:

“以后这几个小娃子就在咱家住下了,让你媳妇回去杀只鸡,给这几个娃子补补。”

“诶!”

中年汉子应了一声,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回去了。

回到村长家的时候,村长果然张罗了一大桌子的菜。

都是在县城里吃不到的土鸡、野兔子之类的野味儿。

我早就饿的不行了,加上这顿大餐太过美味,一顿饭下来,我的肚皮已经鼓得老高了。

吃饱喝足,我和付振宇又回到了之前住的那间大炕屋。

王大友和安然还没有醒来,两人并排着躺在炕上,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劲头儿。

之前还打打杀杀的两个人,现在竟然睡在了一起。

看到这一幕,我也觉得挺好笑的。

一屁股坐在了炕上,我在行李包里摸索了半天。

把来时准备的一盒玉溪掏了出来,抽出一根,剩下的直接丢在了桌子上。

“宇哥,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,有头绪没?”

吐出一口烟雾,我歪着脑袋问向付振宇。

“没有,事情变得越发复杂了。”

没有去摸我的那盒玉溪,付振宇掏出自己的红塔山,吸了口继续道:

“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陈力的场景么?”

最后一次见到陈秃子的场景?

我微微一愣,努力回想了一阵。

我记得那次是因为我没有及时回来上夜班,所以被陈秃子替班了。

当时陈秃子对我的态度很糟糕,加上来了几桌服饰怪异的客人。

没等说上几句话,我便被陈秃子赶走了。

第二天,我被胡耀叫醒,发现陈秃子已经死在了床上。

再往后,我和付振宇、胡耀连夜去了趟王大友家……

等等!

想到这,我似乎是找到了事情的关键点:

貌似,从那个时候开始,陈秃子便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。

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那种,只不过因为当时的事情太多,谁也没有留意陈秃子这个死人。

现在想来,这件事情的确蹊跷的很。

如果说陈秃子已经死了,那么,他的尸体是谁处理的?

可如果说他还活着,我们三个当时都确认过了,陈秃子已经完全没有了生机。

甚至,我碰他的时候,陈秃子的尸体都已经冰凉发硬了。